关闭

{$DateTime} | 来源:新湖南

  


  马桑树儿打灯台(哟嗬),


  写封的书信与(也)姐带(哟),


  郎去当兵姐(也)在家(呀),


  我三五两年不得来(哟),


  你个儿移花别(也)处栽(哟)。


  马桑树儿打灯台(哟嗬),


  写封的书信与(也)郎带(哟),


  你一年不来我一(呀)年等(啦),


  你两年不来我两年挨(哟),


  钥匙的不到锁(也)不开(哟)。


  《马桑树儿打灯台》,自宋祖英2003年12月3日晚在维也纳金色音乐大厅演唱后,拨动了全球无数听众的心弦。


  其实,这首缠绵悱恻的桑植民歌背后,还有一个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。


  贺龙的堂弟贺锦斋师长,“上马将军下马诗”,能文能武,一表人才。


  戴桂香,桑植县洪家关一带十里八乡的大美女。


  1919年8月,17岁的贺锦斋与戴桂香结为连理。


  婚后仅1个月,贺锦斋便追随堂兄贺龙“闹革命”去了。直到1928年2月南昌起义失败后才回到戴桂香身边。此时的贺锦斋已是贺龙手下的一名骁勇善战的年轻师长。


  恩恩爱爱的3个月啊!小两口一起下河洗衣、游泳,耳鬓厮磨……这也是戴桂香漫漫人生中最快乐的3个月。


  革命在召唤着战士。


  他又要走了。


  不走行不行?


  不行!让我去吧,我的命大,这10年打了300多仗,没伤我一根毫毛。革命胜利后,我会好好报答你的。《马桑树儿打灯台》,这支歌我新填了词,想我时就唱吧,可以解脱相思的烦恼。


  “马上树儿打灯台……”哼着这支歌,贺锦斋走了。


  但这一去,他再也没有回来。


  她望啊望,望穿秋水。


  她并不知道,1928年9月已任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第一师师长的贺锦斋,在石门泥沙镇战斗中,为掩护贺龙率部突围,已壮烈牺牲,年仅27岁。


  她想啊想,他为什么不传回一封书信,报个平安。


  她不知道,哪里是他不想啊,一名军人,即使战死疆场,也魂牵梦绕着自己的故乡。


  她哪里知道,革命正处于低潮,走出乡关的战友,暂时没法回乡,带回他的消息。


  1931年6月,一天,她正在房前的河边洗衣裳。


  抬头,忽然看见几位红军战士抬着一口棺材走过来。


  没听说谁家“去”了人呀?再一思量,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。


  红军战士已来到她身边,“大嫂,贺星楼家在哪?”


  “啪!”棒槌掉到了水里,人跌倒在河边。


  贺星楼,就是贺锦斋的父亲啊!


  拖着发软的身子,一路哭喊着回家:“锦斋回来了!”一语未了,泣不成声。刹那间,全家30余口哭成一团。


  她朝思暮想的锦斋终于回来了。但他是这样回来的,这样回到了她的怀抱!


  锦斋回来了,她要陪着锦斋,直到永远!


  人们劝她,你这么年轻漂亮,不再找一个婆家?


  不!锦斋是天下最好的男人,不会再有人比锦斋好,我就守着锦斋!


  这一守啊,就是67年!


  人们问她,结婚10个年头,相聚不到4个月,亏不亏?


  亏?不亏!一点也不亏!我爱他,他也爱我,4个月,足够了!


  “马桑树儿打灯台(哟嗬)……钥匙的不到锁(也)不开(哟)。”


  “奶奶,您唱的什么歌哦?”孙子贺建军以前没有听到奶奶唱过这支歌。


  “是你爷爷教的。”


  这一唱就是67年。


  1995年,贺锦斋坟边,添了一座新坟,碑上刻着戴桂香的名字。


  这是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。


  他与她的故事,绝不是唯一的一个,仅仅是无数革命烈士的故事中的一个。


  当年,3000多名桑植子弟跟随贺龙走出乡关闹革命,南昌起义下来剩下不到1000人。仅贺氏家族就出了80多位“戴桂香”!(文丨易博文 孙振华 向国生)

二维码.jpg


大公网湖南新闻

编辑:李攀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网友留言 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

0条评论





全部评论


精彩推荐
热门新闻
更多+
要点荟萃
更多+
大公视频
更多+
好文推荐
更多+

合作专区

COOPERATION AREA